您所在的位置:
首页
>
残联资讯
>
媒体关注

五兄妹照顾瘫痪兄弟61载

  • 发布时间:2021-04-01

图片

图为:大哥戴秋河给戴春河喂水。

在元宝区广济街道朝凤社区一间不大的屋子里,每天都在上演“几个老人哄一位老人”的动人场景。这几个老人是兄妹,被哄的老人则是家中排行第五、瘫痪在床的兄弟戴春河。

3月27日,记者来到戴家,看到戴春河躺在宽敞整洁的双人床上,床边码放着一摞摞干净的尿布和一包包纸尿片,身下铺着厚厚的床被和防止溅湿的皮革垫子,胳膊上套着一副从棉衣剪下的袖子,一台电暖器在他的脚下烘着。他瘫痪在床60余年的状态,着实让记者吃惊,他的面色红润,衣着整洁,且身上没有一点异味。

戴春河瘫痪在家61年,如果不是戴家兄妹从各个细节对他关心呵护,他不会是现在的模样。

1960年,戴春河的降生给全家带来了欢乐,他活泼好动,翻身、坐立都比同龄的孩子早,可就在他十个月大时突发高烧,经医院诊断为脑膜炎,导致其中枢神经受损,全身无法动弹、发不出任何声音。

以当时的医疗条件根本无法治愈,这就意味着戴春河就此全身瘫痪了,这个打击对整个家来说是难以承受的。他的父母都是普通工人,还要养育六个子女,日子本来就过得紧巴巴的。父母四处借钱为戴春河治病,可病情没有丝毫好转。戴春河的智商永远停留在婴儿阶段,因为中枢神经受损,他四肢无力,自己无法穿衣、行走,只能天天在床上度过。

“无论多困难,我爸妈都未曾放弃过弟弟。”大哥戴秋河说,父母对戴春河的偏爱,兄妹们也都理解,“他们一直很愧疚,觉得是自己没照顾好弟弟。”

戴家虽然生活不富裕,但是有满满的爱。为了更好地照料戴春河,母亲辞掉了工作,兄妹们从小就格外懂事,放了学,先帮着照顾戴春河。戴春河的吃穿用、药费等所有的开销都靠家里人支援,父亲的工资有限,兄妹们每个人都是有钱出钱、有力出力。后来兄妹们相继结婚,有了自己的小家庭,可没有一人因为小家而忽略了住在父母家的戴春河,兄妹们找的另一半都很体谅他们照顾亲兄弟的这份心。

随着年纪增长,戴春河的病情越来越重,时不时癫痫发作,全身抽搐,身边不能离人。其间,因老房子动迁,戴春河跟随父母先后搬家三次,兄妹们都将他照顾得很好。2016年,戴春河的父亲过世。第二年,母亲病重,弥留之际,她唯一的牵挂就是瘫痪在床的儿子戴春河,五个兄妹跪在母亲的床头,向母亲保证会照顾好他。

从那时起,兄妹们形成默契,每天轮流照看,到了晚上更是留有两人陪护,从未有人借故推脱。几年前,戴春河的二姐去了北京定居,离开丹东的她多了份牵挂。身处异地,她时常会想,不知道弟弟今天吃了什么,天气转凉了弟弟又要怕冷了……她经常打电话询问,也时常汇钱过来。只要一有时间,她就会赶回来照顾陪伴弟弟,好像要把之前不在身边的日子都弥补回来。

照顾瘫痪的病人要细心和勤快,要经常帮他擦洗、定时翻身,保持干净。由于护理得当,戴春河的身上没有生过一处褥疮,也没有丝毫难闻的气味。虽然他不会说话,但他每一个眼神、每一声哼哼,兄妹们都能读懂。如今,兄妹们也都六七十岁了,照顾戴春河时身体也有些吃不消,尤其是他一百二十多斤的体重,又完全不会动弹,平日里帮他翻身就是个体力活,常常需要两个人忙活。

前不久,戴春河突然出现尿血的症状,兄妹们商量一定要去医院,不能拖延。但要把戴春河抬出家门,送到医院却不是容易的事,兄妹几人合力搬抬将他送到了医院。经诊断,戴春河患上了尿结石,需要手术治疗,但以戴春河的肢体和智力残疾状况,几家医院都不敢收治。几经周折,戴春河被送到凤城医治,手术后兄妹们又形影不离地陪伴在他身边,直到康复出院。

这些年,即便戴家人有困难,也从未找过社区和残联。今年年初,在为戴春河换领新的残疾人证时,因戴春河的身体原因不能前往,戴家人这才向市残联求助。直到这时,市残联才了解到戴春河的具体情况,随后不光派工作人员协调办证医院的医生提供入户体检服务,还联系了市公益助残协会,送来了米面油,与他家建立了长期帮扶联系,让戴家兄妹感动不已。

看到戴家兄妹这样照顾兄弟,邻居们对他们很是敬佩。有人劝他们把戴春河送去养老院。兄妹们护理了这么多年,明白护理一个瘫痪病人有多么不容易,也担心他得不到好的照顾。“以前父母健在时,我们兄妹就轮流来帮忙,母亲临终前把春河托付给我们,我们义不容辞。虽然辛苦,但不会当成包袱,只要有我们一天,就会照顾他一天!”五兄妹坚定地说。

来源:丹东日报